■ 一家之言
  過去平臺公司的債務償還,主要是建立在以新債還舊債,且新債在數量上大多遠高於舊債。但是,從去年開始,平臺公司的融資能力明顯下降。
  6月10日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經濟形勢報告時表示,要繼續堅持宏觀調控政策的基本取向,不斷創新宏觀調控思路和方式,豐富政策工具,優化政策組合,在堅持區間調控中更加註重定向調控,瞄準運行中的突出問題確定調控“靶點”,在精準、及時、適度上下工夫,做好預調微調,未雨綢繆、遠近結合、防範風險,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。
  定向調控的目的,一方面,是為瞭解決實體企業的資金問題,讓更多的金融機構能夠加強對實體企業的信貸支持;另一方面,就是想通過這樣的調控方式,形成重視和關註實體經濟發展的正確導向,使實體經濟不再被邊緣化和空心化。
  能否高效率地發揮定向調控的作用,需要各級、各政府職能部門、各金融機構的落實到位,且不受其他因素的影響。比如地方政府會不會因為償債高峰的到來,而通過行政手段干預定向調控政策的落實和執行呢?
  據相關媒體報道,財政部副部長王保安日前透露,今年到期需償還的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債務占債務總餘額的21.89%,是償債壓力最重的一年。那麼,21.89%到底是多少呢?按照國家審計署去年公佈的數據,截至2013年6月底,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約11萬億元,那麼,今年地方政府需償還的債務約為2.4萬億元。
  雖然這些債務處於可控範圍內,但是,由於多數平臺公司的債務都不是孤立的,都與其他企業建立了互保聯保關係。因此,不僅平臺公司的風險會直接影響到其他公司的安全,其他公司的風險也會涉及平臺公司,最終都變成了政府的風險。這也意味著,從總量上講,地方政府的償債責任風險,可能還不僅僅是2.4萬億元,而是更多。
  尤其值得關註的是,過去平臺公司的債務償還,主要是建立在以新債還舊債,且新債在數量上大多遠高於舊債。但是,從去年開始,平臺公司的融資能力明顯下降,有的甚至已經不具備融資能力了。加上地方政府能夠註入到平臺公司的土地、股權以及其他方面的資產,已經越來越少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要讓平臺公司通過自身的融資功能償還到期債務,可能隨時都會發生嚴重的債務風險。最終的償債責任,也就毫無餘地地落到了地方政府的身上。
  所以,當定向調控遭遇地方債務風險,要避免調控政策被債務風險所吞噬。首先,金融機構原則上不要大量縮減平臺公司的融資規模,避免過度抽血引起平臺公司資金鏈斷裂;第二,為平臺公司建立定向發債機制;第三,加快市政債發行步伐,以幫助地方政府籌集債務償還資金;第四,加大互保聯保調查,解決過度擔保問題,避免債務連環風險。
  □譚浩俊(財經評論人)  (原標題:當定向調控遭遇地方償債高峰)
創作者介紹

國賓明園

kmryihjb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